<
>
您现在的位置: 首页 > 发现上饶 > 秀美乡村 >

为一片秋心写照,送二分春色越野

www.mbzqz.club  发布时间:2019-01-17 10:08  文章来源:在婺源

无论是生活在婺源,?#25925;?#20174;远方慕名而来,最为醉心的,是春天的烂漫花海,夏日的烟雨小巷,秋季的红枫胜景,它们在光阴中流转,诗意盎然。而婺源的冬天,同所?#24515;?#26041;的冬天一样,在日历里一页页?#21512;攏?#20219;它散落一地,烟消云散,人们通常只盼它早点离去。这番告别,流落在恩宠的边缘,很少被人生出眷恋。
 
 
其实驱散这种冷落,只需走出房间,空气吐纳之间,就会发现婺源的冬天,从不无声无息地消逝,却浅黛烟眉,遣风流于万景,收编了无数个世代的从容雅度,散发着原野的古老气息,滑入无限深邃的世界。
 
 
整个婺源的冬天,它从内部繁殖并茂盛出来的宁谧?#26657;?#19968;直?#33529;?#30528;自己的心。因此,在年初的一场大雪后,和同伴又开始了日常的探村活动。婺源的村庄,就像旷野中浮现的静脉,为大地注入温润的血色,间接穿插着孤独的独白,在田野中为冬日制造着一丝起伏的悬念。
 
 
我们决定前往秋口言坑村,这?#25925;?#20043;前没有到过的区域。沿着地图指?#23601;?#32463;李坑头,此李坑头并非“小桥流水人家”之李坑,只因明初有思口镇西冲王姓?#23395;?#20110;李坑村溪流之源头,故名。
 
 
从李坑?#25151;?#22987;的一段车程里,?#25151;?#24182;不平坦。我们注意到对面的几座山头,树木几乎?#23478;?#32463;被砍伐一空,猜测可能是运?#23601;?#30340;大卡车长久往返于此,导致水泥路被压坏,加之大雪刚刚融化,才会?#20889;?#31181;泥泞不堪。在天气没有返晴前,这?#28201;?#23545;行人尤为不便。
 
 
不过驱离几分钟后,这种情形就再也不复相见,水泥路连接着每个村庄。婺源冬天山水中款款而来的静穆与婉约,也随着诸多色彩糅合而成的魔法时刻,直趋心头,一直伴随我们到行?#25506;?#26463;。
 
 
在冬末的季节里,它们是青与黄的诗篇,交错生长。道路旁的一块块方格田地里,一部分还没有翻耕,秋季割稻后留下的两三寸许长的稻秸秆,一行一?#20449;?#24067;在田间,绿草芊芊撩拨冬日清风。那些没有空置的田地,种植下的油菜花叶已经非常宽厚,绿意更浓。
 
 
山脚下,则是另外一番景象。茅草枯黄,树木?#29468;?#38706;出了枝干。到了开阔的山坡上,又是一片青翠,树叶繁茂。远处的山头,到处是烟雾缭绕。凝视着眼前的迷蒙莽野,只需片刻,欲望便闲寂空灵,养心养性。
 
 
这些光与影的皱褶,像珍贵的绸缎上美丽柔和的光泽。在一件毛衣与外套足以御寒的湿冷空气?#26657;?#22312;细雨如发丝的水墨柔晕?#26657;?#33394;的温泽孵化出了光的温暖,叩访遥远尽头的温存诗意。
 
 
这次探村,除了言坑,我们途中几乎都没有下车,一路经过的村庄,大都是浮光掠影。岭溪是路上遇到的第一个岔?#25151;冢?#26080;论?#20063;?#20844;路上的河村、汪村、王坦、田湾、占才、南坑,?#25925;?#24038;侧公路上的毕家坑、山茶、江村、古?#24651;?#26449;落,青砖白瓦中是苍老的徽州。冬阴杳无际,平野但冥冥,有种气氛沉滞的宁谧。这些村落?#23162;?#37117;很小,大多是十几户人家,心中微妙的感觉,宛如踏入小国寡民的地界,村庄有一番胸无大志的魅力。 
 
 
人口?#23162;?#21487;观的大村,似乎只有在同一条线上的上坞与言坑村。透过车窗望着笼罩在烟雨朦中的乡村景致,可以看到一些上了年纪的农民在闲话?#39029;#?#25110;者往返于田间地头劳作,空气中飘荡着母鸡的咯咯叫声,还有乡下看门的土狗,遇见陌生面孔时紧张的狂吠。
 
 
即使已经是21世纪第二个十年的尾声,但现代的生活似乎?#29992;?#26377;真正抵达这些乡间。它们更像是一幅前现代的混合景观,有晒谷场与鸡舍,也有电线杆与小洋房,但很少能看到小卖部与商店。
 
 
在冬日的更多时间里,一把小竹椅,一盆火炉,一团旧绒线,一台电视机,就可能是依旧留守在村中的老农们,深浅之间跋涉的岁月。但春节即将来临,外出的人们纷纷返回后,爆竹声声?#26657;?#25512;杯?#24509;擔?#37027;几日的?#39286;?#19982;?#29420;鄭?#24182;不会亚于世间其他的角落。
 
 
车子一?#32321;纪唬?#20004;排青山,狭长的农田与散落的村子,铺卧在山谷?#26657;?#19968;条条小溪与河流从乡间折转穿绕。这些清澈剔透的溪水,脱俗得如绝世佳人,无论何时遇到,都很难吝啬?#36816;?#20204;的溢美之词。去言坑时,一位老汉搭乘了我们的顺风车,人非常健谈。听他说,婺源没有禁渔前,在宽度不足一?#23376;?#38271;的浅溪?#26657;客?#37117;能打到四五十斤的小河鱼,?#20889;?#19978;游的水库泄洪,他甚至一次打足了?#38476;?#22810;斤鱼,实在令我们垂涎。
 
 
在言坑这条线上,还有一条岔路是通往江湾钟吕村的。岔?#25151;?#20004;条溪水的汇流处,几十棵已经完全裸露的枯树,密布在溪岸两边的沙洲上,水汩汩流淌,芳草萋萋,野旷天低树,落寞枯败的场景,却在心中生起一股柔情,是19世纪俄罗斯风景画般浓郁丰盈的那种肌理质?#26657;?#36335;过的朋友可别错过。
 
 
沿着钟吕村,可?#32536;?#36798;主干道上的汪口村,继而返回县城。路上看到婉转鸣啼的小鸟,也?#20889;?#30005;线?#36865;吠?#28982;掠起的老鹰身影,这是我们下午遇到的第二只老鹰。这一带的地势要比我们之前路经的村落远为开阔,呈梯田分布状的农田里,已经种上了大片油菜花,从高处的公路上望去,与周边野碧风清的自然环境交融,勃勃生机,来年又是一处花海胜地。
 
 
浓暮时分天垂墨色,不过?#22825;?#38590;掩,徙倚蕉窗。山?#20449;?#28982;有一抹红色,不是乌桕也不是红枫,留下惊鸿一?#24120;?#26597;询下是檫树,嫣红之色在荒冬里一枝独秀,着实绚丽动人。
 
 
婺源的冬天,很多时候?#23162;?#24182;不清晰,有时你以为冬天来了,秋天却携手整个山野班师回朝,有时你以为冬天结束了,寒冷的空气又突然?#34987;?#21467;乱收复天空。一场雨一阵晴,婺源的冬天更像一桩秋与春?#21040;?#29664;胎的爱情信物,在回眸中暗送秋波,在阔别时春心萌动。这是它最迷人的地方,在马头墙绵延起伏的青白乡居间,为一片秋心写照,送二分春色越野,写下徽州的深情。
 
 
 
 
文字:简风  摄影:比利  简风
◎文章版权归『在婺源』所有
 

    [ 责任编辑:小鱼儿 ]
    烈焰钻石APP下载
    星悦福建莆田麻将 比分网网球 急速赛车 球探比分即时足球比分007 微乐吉林麻将官方版 6月25日世界杯比分预测 大赢家比分直博 河南11选5走势 河北20选5开奖结 澳盘即时赔率 三明股票配资 德科钻石 澳洲幸运10计划 吉林吉林麻将玩法 大赢家比分即时比分网l 黑龙江6加1特等奖多少钱